細看塔里木的黑色資源

這個中石油的鑽井,位於塔里木油田區內,
一般人是不能隨便參觀及考察的,筆者當然另當別論啦!
一個工作認真的老總,因為筆者說了一句「我想去油田看看你們的業務」,在短短一個星期內,便把所有事情安排得妥妥當當,這位老總就是華油能源(01251)主席兼執行董事王國強。凌晨五點鐘從香港出發前往深圳機場,飛了五個小時到烏魯木齊(Urumchi),等了兩個多小時再轉機到「庫爾勒」(Korla),然後再用兩個多小時車徨程前往「輪台」,抵達輪台基地,已是晚上八點多,雖然辛苦,但非常值得,這是我去過那麼多考察之中,最難忘的一次。

華油能源一直是寡人的愛股,從2011年12月23日上市至今,筆者幾乎每天都留意其成交量,以及所有有關華油的新聞。今年農曆新年過後,華油股價一直至1.2元至1.3元左右徘徊,我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便跟身邊的朋友說,這是一隻好股票,貨源歸邊;相比同業安東油田服務(03337),估值大落後;背靠中石油(00857),業務穩陣到不得了。我從1.2元到1.3元到1.4元一直叫人買,當然,有人信我,買了一點;有人批評我,說這隻股票的莊家想借機出貨而已,根本「無得炒」。

要評價一間公司是否值得信任,一定要跟管理層面對面交流,聽其言、觀其行。早一陣子,華油主席兼執行董事王國強從北京來了香港,在實力人士安排下,筆者可以在毫無阻撓的情況下跟王總交流,為了測試王總是否一個可信之人,我不斷問王總有關石油行業不同方面的知識,例如二維、三維掃描、地層的結構、地下壓力對原油開採的影響、頁岩氣、煤層氣,以及華油的產品如何應用在鑽井、完井及油藏。王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交流之中沒有讚過一句公司的實力有多強,這就是做實事的人。

這是華油與美國石油巨頭哈里伯頓(Halliburton)合作的機器。
講到最後,我問了王總一句:我想去油田看看你們的業務,能安排一下嗎?王總把我的名字寫在筆記本,然後答了一句沒問題,會安排一下。說句實話,小弟一年見多少個老總?很多老總說完「好、好、好」之後,通常就像一夜情的男人一樣,相逢何必曾相識。

殊不知在一星期後,燊少已經站在新疆一個叫「輪台」的地方,然後再坐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去到「塔里木油田」。可想而知,王總是個一諾千金的人。

在我面前是一個中石油的鑽井,鑽井的部分零件便來自華油,當中亦有華油與美國石油巨頭哈里伯頓(Halliburton)合作的機器。在整個石油開採過程中,鑽井屬於油田開發的前期工序,包括勘探、數據分析及設施建設等;完井則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對油田日後產量多寡,及生命周期長短起着關鍵作用;而高端先進的完井技術,則有助提升油田整體生產力,因此完井服務是一項高附加值及高毛利的業務;至於油藏就是後期數據分析,用以了解油田進入開採階段後的藏量變化。換句話說,在我眼前的鑽井,便屬於油田開發的起步階段。



在我面前是一個中石油的鑽井,鑽井的部分零件便來自華油。
據了解,塔里木油田主要由中石油及中石化(00386)瓜分,換句話說,華油在這個地區的角色非常重要。除此之外,華油亦在新加坡及哈薩克擴展業務,前者主力為華油研發高端井下工具;後者則屬石油大國,哈薩克國內分成克孜勒奧爾達、阿克糾賓、烏拉爾斯克、阿克套及阿特勞五大油田區,華油已在其中三區提供油氣田業務。筆者估計,頁岩氣及煤層氣於國內處於起步階段,未來發展空間廣闊;傳統石油及天然氣業務亦如火如荼;加上新加坡及哈薩克的收入會逐步提升,綜合上述理由,進一步確定筆者的「華油大好友」身份!

完成考察鑽井後,在距離油田約600米之外,有華油、中石油及哈里伯頓的員工宿舍,宿舍由類似數個大貨櫃連在一起,因此又稱為「連房」。參觀完鑽井之後,便到連房用膳,別以為荒漠地區便會「無啖好食」,風味烤羊排、回鍋肉甚至白勺蝦,款款均非常好吃,細問之下,原來連房的廚師是個四川人,專誠從外面請來照顧員工膳食,真體貼。
這個就是全中國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一望無際。
回程路上,途經全中國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亦是全世界最大的流動性沙漠,意思是沙漠沒有固定形態,會隨風吹而變形。原來很多人曾經嘗試穿梭沙漠,最終卻死於沙漠之中,所以一直有個傳言,說「塔克拉瑪干」在維吾爾語中是「有入無出」的意思,人們稱之為「死亡之海」。

完成整個考察旅程,便坐車回到庫爾勒,再坐飛機返回烏魯木齊,然後再飛深圳然而再回到香港,全程足足15個小時。雖然旅程艱辛,但在人生中,又有幾多機會可以穿梭油田,在沙漠奔跑?總結,華油能源是一家非常有實力的公司,股票,能買!

Andriy C.
本欄逢週五刊出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