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的祝福 選擇中選擇

●若然聯儲局加息預期升温,將成為吸納REITs類股份的機會。

早前出席一位好友的婚宴,席間與幾位同樣做投資的朋友聊天,眾人不約而同地認為,今年股市實在相當難炒,基本因素失效、技術分析失效,愈正常的人愈難過。隨着美國加息預期升温,大市出現健康調整實在正常不過,可是這次又會反高潮嗎?

8月30日,星期二。三年前,筆者機緣巧合的情況下認識了一位基金經理,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我們屬於前者。首次共晉午宴,這位朋友豪不客氣地直接列舉出本人四大問題。直心話、直性情,乃交真心朋友之道。此君剛於過去的週末成家立室,設宴半百,席上嘉賓盡是政商巨賈。筆者當時才知道,原來這位朋友來自顯赫世家。

即使香港人贏在射精前,力爭上游攀附權貴,到頭來也不太可能收窄「平民」與「貴族」的差距。有錢人除了有錢之外,他們所表現出的行為、價值觀、生活圈子、教育背景、消費模式等,均不是贏在射精前便能夠學會。反過來說,我們為何老是要結交有錢人,要充大頭假裝有錢人呢?於我而言,人生最寶貴的資產,是自由。

選擇對象比選股重要

這一代的父母,為何會被稱為怪獸家長,實在與其高分低能有關。80後的新世代家長,不少頂着大學畢業的身份,學歷收入相當不俗,可惜卻不懂得如何教育下一代。人,為甚麼需要讀書?孔子於《學記》已清楚指出,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學習的終極目標,是理解人生的道理,而非為了擁有十八般武藝,繼而考進名校躋身投行。讀書,是為了讓你能夠有能力作出選擇。

人生也好,感情也好,我們都在不斷作出取捨,而人生中最考功夫的選擇,就是婚姻。炒錯一隻股票,可以重來;買錯一棟房子,可以重來;選錯了工作,可以重來;可是,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在選擇中作出選擇,這可是學校一直也沒教的科目,難怪大多數人在人生中總是一錯再錯、重複犯錯。在投資市場上,選擇一個值得學習的對象,較選擇股票更為重要。

在環球金融市場中,巴郡(Berkshire Hathaway)的兩位掌舵人畢菲特及芒格實在是最為值得學習的對象。除了人所共知的價值投資之外,二人其實對公司管理層的誠信有要求,更重要的,是具備各個不同學科的基本知識,從而在眾多領域中融滙貫通。事實上,筆者一直認為,單純地讀商科的人,其知識領域及思考模式,甚至連一位中文系畢業生也有所不及,這對投資有很大影響。

畢菲特與芒格從來不會向投資者「推薦」或「介紹」任何股票,在週年股東大會上,二人面對股東或媒體的提問,亦只會從公司業務的基本層面進行解釋。買與不買,請閣下自理。同一個道理,香港傳媒行業中,仍然值得投資者長期跟蹤並拜讀的文章,一隻手數得完,而這些文章悉數刊於《信報》之內,當中又以每日見報的信析及每週見報的郝承林專欄價值物語最具可讀性。想成為一位真正的投資者,應當尋覓真正的良師益友。筆者一介匹夫,縱有力拔山兮的氣概,也只能輕嘆一句奈若何。

美國9月難以加息

天寶(01979)經已到價,相信各位已袋袋平安。筆者於今年5月5日推介的遠東控股(00036),當時已表明正迎來第二春,推介前收報0.78元,至截稿時已升至0.93元,累積升幅已達兩成,距離1.1元目標價近在咫尺。本週心水不多,反而想提議投資者留意REITs。美國聯儲局正在管理市場對9月份加息的預期,目的是希望市場別抱着「聯儲局要到12月份才加息」的心態。然而,筆者認為這些「開口牌」,更加凸顯聯儲局此地無銀之感。

若然聯儲局加息預期升温,將對REITs類股份帶來壓力,而這個壓力將會成為投資者買入的機會。以今年預測息率由高至低排名,分別為泓富產業信託(00808)置富產業信託(00778)陽光房地產信託(00435)冠君產業信託(02778),預測息率普遍在4.4厘以上,以今時今日投資者將高息股當債券來買,投資者有機會息價兼賺。愛冒險的朋友仔,不妨留意一下新福港(01447),2元邊吸納,博年尾食尾糊。
泓富產業信託(00808)半年股價圖
8月31日收報:3.50元
已發行股數:14.50億股
市值:50.75億元
52週高低位:3.54 - 2.39元

【景揚觀天下
隨着「共享經濟」抬頭,私家車可以做Uber,物業可以做Airbnb,其原意是將閒置資源再利用。至於如何在共享經濟下分一杯羹,當中也有策略。舉個例子,兩年前Uber進入香港的時候,為了吸引有車一族加入成為Uber,於是透過不同類型的補貼去吸引司機跑單。車子多了,乘客覺得方便,Uber便成為一個有效平台。

至於Airbnb則沒有提供太多補貼去吸引物業持有人放租,反正一個房間,一間屋子,也可以放在Airbnb供旅客租用。在互聯網上的討論區,三不五時會見到有留言者查詢如何做Uber,又或者是否值得將物業用作Airbnb。筆者認為,共享經濟已成為一股洪流,這是時代不可推翻的產物,但要在共享經濟中賺錢,先決條件是你必須擁有能作為「共享」的產物,而非買入產物然後再進行「共享」。

舉個例子,筆者曾聽聞不少現職Uber司機,大肆批評Uber當初燒錢補貼司機,令其收入相當豐厚,因此才斥資50萬、60萬去買入Tesla甚或其他名貴房車做生意。隨着加入Uber的司機愈來愈多,令原本大賺特賺的「開荒牛」收入大幅下降,繼而批評Uber將他們害慘了。本末倒置的行為,既是另一種的輸打贏要,同時亦代表那些批評者,未有清楚理解「共享經濟」的精髓。

同一個道理,最近有三位朋友計劃合資在香港購入一個物業,然後用作Airbnb出租,理由是三者於海外旅遊時均在Airbnb租屋,因此認為Airbnb「有得做」。對於買樓收租,筆者並不反對,但若然買來用作Airbnb,則未免不太合適。香港租務市場向來相當蓬勃,基本一年生約一年死約,有甚麼好得過簽一次約鎖定一年租金?要在共享經濟中坐享其成,也需要動一點點腦筋的。

1 September 2016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