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就無敵,Trade就無力

●航運股見底有望,整個板塊可會揚帆出海?

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那麼,不以回報為目的的投資,屬於耍甚麼呢?筆者相信,條條大路通羅馬,惟終點卻是殊途同歸:賺錢。文章寫得再多,分析多麼合理精準,沒有經過市場洗滌,再大的道理也不過是浮雲而已。

11月29日,星期二。上週閱到畢老林於《信報》「善哉,善哉!」一文,文首的一記當頭棒喝相當精彩,「要贏錢必先學懂輸錢,這個道理,只講不trade是永遠不會明白的」。互聯網世代講求速度,writer寧願憑感覺老作,隨口嗑當秘笈,都不願多花一點時間去辨證真偽,哀哉!

去年今日,筆者判斷油價年內見底,回頭一看預測準確。估中無用,敢落注才考功夫,對大部份投資者而言,炒期油並非第一選擇,年初筆者隔山打牛購入具三倍槓桿的原油期貨ETF 。以trade論trade,筆者年內以26美元購入UWTI,37美元悉數沽出,雖然回報高達42%,但顯然不是一個聰明的trade。反問自己一句,與其隔山打牛,何不買入中海油(00883)?

買中海油乾手淨腳

事後孔明,UWTI具有三倍槓桿效應,理應食盡油價升浪。事實上,同期國際油價從每桶約35美元升至48美元。扑中油價這段37%的升幅,但UWTI同期只得42%回報,說穿了,槓桿應得利潤被期貨合約轉倉吃掉造成負轉倉收益(negative roll yield)。基於三倍槓桿效應,注碼不敢下得大,賺不了一倍以上回報是枉然。左搞右搞,還不如押注一球錢在證券行利用八成孖展買入中海油,乾手淨腳。

trader落手落腳,只有writer才建議投資者以南方東英原油ETF(03135)作為押注看好油價工具。針唔拮到肉又點知痛,日寫夜寫但唔落注,邊有人夠你玩?寫葵花寶典嘅人,自己都唔敢練,相當諷刺。最近有位基金朋友建議筆者看看美林就航運股發表的研究報告,題為Industry storm brings winds of change,當中建議一項pair-trade,long東方海外(00316),short中國遠洋(01919)。

以報告10月3日出街計起,若然照跟策略同時拎100萬元long東方海外,以及拎100萬元short中國遠洋,家陣帳面輸緊十皮。若然大家認為分析員水皮,這又大錯特錯。先講long,分析員講明,東方海外屬top pick,理據是當時股價相當於市賬率(P/B)僅0.47倍,屬環球航運股中第二低,單是予其P/B升至0.65倍至0.7倍,目標價已達41.5元,潛在升幅高達51%,相當和味。

再講short,分析員簡單直接一句「太貴」,更指中國遠洋在2018年前難以錄得盈利,是故其H股只值2.25元,A股比夠4元人民幣,相當於A股較H股溢價100%。pair-trade策略不理想,不影響一眾基金朋友認同這是一份挺不錯的研究報告,最低限度,報告用了相當充份的理據去解釋為何the industry shakeup has begun。

夾錢買股鎖定一年

放低基本因素改用技術形態來看,幾乎被所有分析員under-weighed的中國遠洋,今年七度於2.6元水平打底,11月17日升穿3元後再創一個月新高,即使唔buy,筆者也不會教人short一隻七底不破的股份。分析員用基本因素計,絕對無錯,書係咁教,數係咁計,你無得挑剔佢。至於點樣trade,閣下最好自己揸主意,皆因從來無報告話你知,隻股票個庄家係咩屬性。呢樣嘢,劍橋哈佛都唔會教。

至於航運股是否見底,相信航運業內人士清楚過你同我,最直接的行動莫過於叫員工夾錢買股份,然後鎖定一年唔比沽。當中是否有玄機,大家可自行思考。

前稱中海集運的中遠海運(02866)早前公佈,若干執行董事、監事、高層管理人員及員工以其自有資金約1,240萬元,自願投資於一項資產管理計劃,該資產管理計劃將投資於中遠海運H股,鎖定期為一年,一年內不得贖回。資產管理計劃已獲全額出資,並已按平均價格每股H股1.749元從市場購入690萬股H股。既是滬港通又是深港通股份,H股較A股折讓65.1%,現價買入與員工共同進退,seems not a bad trade。
中遠海運(02866)半年股價圖
11月30日收報:1.83港元
已發行H股股數:37.51億股
市值:68.64億港元
52週高低位:2.45 - 1.34港元

【景揚觀天下】
2016年,絕對是民粹主義開花結果的一年。英國脫歐,美其名是奪回話語權,實際上是保護主義,一切以英國人優先;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開宗名義是白人主義優先的擁護者,貿易保護主義、築圍牆等等,一切以白種美國人優先。民粹主義遍地開花,香港部份年輕人鼓吹港獨,某程度上同樣屬於民粹主義的一種表徵。

筆者曾多次表示,做金融投資的人,可以擁有個人對環球政局的判斷,但不應該參與其中,或就某些事件進行表態。然而,你不參與政治,不等於政治不來找你。上週,筆者曾到上海探訪朋友並共晉晚餐,一個香港、一個四川、一個安徽、一個吉林、一個長春,除了那位四川媽媽之外,我和另外三位朋友各自開展了自己的事業:我的投資公司、她的私房菜、和他們的保險中介人公司。

大家都是創業家,少不免會講到創業的艱苦,以及一路走來的種種辛酸。晚上,我就在微博上寫了幾句話,其中提到「這些年,在中國實現夢想會比在香港容易呢」。可笑的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惹來一些內地極端份子留言甚至私信,指筆者意圖分裂國家,義正辭嚴提醒筆者,香港是中國一部份。

我不談政治,政治自己找上門了。

從客觀的論述基礎出發,在香港,單是租金成本與人工成本,已經成為創業者的噩夢,因此才會有那麼多追夢的年輕人去內地創業,甚至把業務做大做強,當中包括大疆科技,也包括順豐。很純粹的一個創業家對創業成本的慨嘆,竟然被拉扯成分裂國家,難怪當晚在場的每一位內地朋友都跟我說,別在意說這些話的人,因為他們都是出於自卑感。

這個世界有多大,在於你用甚麼眼光去看待;事無大小皆以政治目光審判,最終只會將自己留在一個狹義的世界。

1 Dec 2016

Comments

Rocco Chan said…
Very interesting. Please share more on how you read research materials:DD
Pasu said…
Extreme nationalist are the most separatistic, not by rhetoric, by actual effect.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