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揚觀天下】香港人,死在自己手裏(陳景揚)

2017年7月21日

陳景揚   景揚觀天下
香港人,死在自己手裏
●當年江澤民批評香港記者的內容,實則是跟全香港人的表述。

「任何事也是按照基本法,按照選舉法,我講的意思,不是欽點他當下任行政長官,而是支持他。我覺得你們新聞界還要學習,你們非常熟悉西方的一套理論,畢竟也too young。我是身經百戰了,見得多了,西方哪一個國家我沒去過?美國的華萊士比你們不知高到哪裡去,我跟他談笑風生。

媒體還要提高自己的知識水平,你們明不明白?我為你們着急。你們有一個好處,全世界跑到甚麼地方,你們比西方記者跑得還要快,但問來問去的問題,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我今天作為一個長者跟你們說,我不是新聞工作者,但是我見得太多,有必要告訴一些你們的人生經驗。」2010年,江澤民如是說。

還記得我在中學的時候,幾乎每年都參加維園悼念六四的燭光晚會。那些年,我曾經叫過不少朋友一同出席,後來得到的回應是「關我咩事」(關我甚麼事)以及「去完都改變唔到件事」(去完也改變不了那件事),我被視為標奇立異的異類,所以都是一個人出席。後來,我覺得悼念活動已經變質,已有好幾年沒去了。

奇怪的是,那些當年視我為異類的人,近年卻勇於表達對香港及中央政府的不滿。這證明了一件事:江澤民是對的。

太監何其多,身邊有幾個

從小到大,沒有人向我灌輸過任何政治與歷史知識,年輕的時候靠看書,近年則靠用腳開拓視野。香港回歸二十年,經濟看似欣欣向榮,實際與大部份香港人無關。香港人感受到的,是物價被炒起了、房價被炒起了、學位與醫療設施被搶走了,以及一個愈來愈像中國的香港。為甚麼我們的真實感受,與社會現況會有如此大的鴻溝?

香港人不會死在中共之手,卻會死在自己人手中,這是因為太多香港人甘於充當爛頭卒阿諛奉承。中央不需要太監,但更多的香港人卻相信,自宮才是上位之路。

老實說,在我眼中,香港人一點也不值得同情。那些小店不敵時代衝擊而結業,便有大批網民「喊苦喊忽」高呼可惜,借問你有多久沒光顧過這些小店?《壹週刊》賣盤,又有大批網民「喊苦喊忽」高呼可惜,借問你有多久沒有買過報紙雜誌?一個聲稱會去日本拍AV的港女招搖過市一番,點擊率與話題性遠高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離世,哈哈,香港人爭取民主公義?笑死我了。網上世界為香港人帶來幻象,失去了對現實世界的判斷。

很多香港人,除了在網上寫寫文章吸引志同道合的人罵罵政府,批判一下禮義廉,以為這就叫做支持民主。我告訴你,甚麼才叫做一種態度,毛主席說的話你要記住: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讓。革命就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我百分之一百肯定,香港人完全沒有一種肯犧牲的精神,即使「長毛」梁國雄也在電視節目說明,並不打算去犧牲,所以搞任何反對活動最終必定以失敗告終。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不要供房子?你要不要養妻活兒?你要不要吃飯?你要不要泡妞打炮?要嘛,要就需要錢,需要錢你就沒有底氣,沒有底氣的人,最多就是在網上說反對政府粗暴DQ四位議員,哀悼一番之後,然後呢?然後,就沒然後啦。

到今天為止,很多香港人仍然保持一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反正銅鑼灣書店被消失的不是我、死後極速火化的不是我、被取消資格的不是我,我擔心的是買不買到房子啊。雖然很多香港人不滿,不過沒關係,看看100毛那些低俗抽水post再給一個「嬲嬲」,就等於表達了態度啦。醫療負荷嚴重超標,香港政府不但沒有增加資源投放在這部份,反而大白象高鐵站、港珠澳大橋及機場三跑就幾百幾百億像倒水一樣潑出去。

你不爽,但可以怎樣?

香港人,醒醒啦,江澤民早已跟你說,共產黨身經百戰,你們以為熟悉西方的一套?畢竟還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還有點本事與理想的,及早安排移民之路吧,做鍵盤鬥士,對改變人生沒有任何幫助,這一點,林鄭月娥早就證明了,玩facebook玩得如何出神入化,一百萬個阿聰也鬥不贏一個共產黨。


熱門文章
誰為正邪定分界?     │ 2017年7月14日
1億英鎊背後的迷思 │ 2017年7月7日
做人努力為了甚麼? │ 2017年6月30日

Comments

老王 said…
沒有法子認同更多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