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揚觀天下】何必、何必、何必(陳景揚)

2017年7月28日

陳景揚   景揚觀天下
何必、何必、何必
●我試着對你微微笑,你總視而不見,何必、何必、何必...

上星期寫了一篇牽涉政治的文章,有比較關心我的讀者感到相當驚訝,一來是取材相對敏感,二來容易惹來「玻璃心民族」封殺。其實大家毋須太擔心,明眼人應該看出,上一篇文章的重點,是在歌頌黨的偉大,以及批評一下港豬的愚昧,我看不出有半點需要憂慮的地方。

最近我看了一個內地綜藝節目,名為「隱藏的歌手」,節目主要找來一位原唱歌手及五位模唱者,各自隱藏在一個小房間內,輪流唱出原唱歌手的歌曲,然後讓現場觀場猜猜到底哪位才是原唱者。我看的那一集原唱者是張信哲,其中他唱到一首在1992年派台的經典金曲,名為《難以抗拒你容顏》。

那首歌派台的時候,張信哲25歲。25歲的張信哲,唱功已經毋庸置疑,不過在《難以抗拒你容顏》一歌中,明顯未能唱出那種揪心的悲痛:「我試着對你微微笑,你總視而不見,何必、何必、何必」,作曲填詞的林隆璇用上三個「何必」,無非是想帶出「何必」兩個字包含的感嘆以及無奈。

當年的張信哲,在唱出「何必、何必、何必」的時候,的確花了功夫在「何」這個音上,語氣是出來了,但感覺是硬的。

人生經歷培養層次

二十多年後的張信哲,在演唱會中再唱出「何必、何必、何必」,第二個「何」與第三個「何」明顯地收下去,語氣不硬了,倒真是添了幾分滄桑感。有人說,歲月是把殺豬刀,沒有幾分經歷的人,唱不出那一層感覺與味道;同樣地,沒有幾分經歷的人,也聽不出那一種感覺與味道。

如果你不信,試試叫個20歲的年輕人聽聽,大抵他會跟你說,「何B、何B、何B」...

香港這邊也有鍾鎮濤,1987年一首《今天我非常寂寞》,首幾句已經是重點:「今天我滿懷寂寞,今天我滿懷空虛,在我心裏,萬千鬱結,孤寂,苦苦相追...」。坦白說,1987年鍾鎮濤唱這首歌的時候,實在對不起黃霑填的這些詞,因為在鍾鎮濤的歌聲中,我聽到的是一陣陣瀟灑風流,卻沒半點空虛孤寂。

鍾鎮濤在1998年之後經歷了一些事,再到2009年演唱《今天我非常寂寞》,我聽得出他的寂寞、空虛、鬱結與孤寂,也感受到了「苦苦相追」。未必每一個人都可以在成長後表現出一種獨特的味道,這種味道必須來自在成長過程中的一絲絲體會與感受,然後再轉化成對生命的呈現,就是所謂的「看透」。

成熟與年紀無關

有些人可能比較早熟,有些人可能比較遲才會開竅,這與你的年紀無關。正如有些人,總是喜歡在別人結婚的時候說「你大個仔、大個囡喇,終於成熟喇」。在我眼中,成熟的人不會因為結婚而成熟,不成熟的人也不會因為結婚而變得成熟。正如,你以為很多幼稚的人在成為父母之後便會成熟起來?錯了,這些人也許在人生中進行過某些階段的事,但不代表他們從中學到甚麼,所以他們只會何B、何B、何B。

有時候,我覺得成熟並非一個讚美,因為成熟這兩個字的背後,代表你經歷了很多殘酷的事。十年前發脾氣,自覺呂布上身「誰能擋我」;十年後稍為生氣,轉眼已經忘了甚麼原因。時間會磨滅年少輕狂,經過沉澱後更明白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十年前多愁善感到足以動地驚天愛戀過,十年後聽說愛情回來過,也只會暗嘆我只能把你放在我的心中。

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愛、有些感情,也許只能眼白白地像看着時間般消逝。即使我們在聽張信哲唱着同一首《難以抗拒你容顏》,你對於我痴情的何必,與我被你拒於千里之外的何必,也就是何必、何必、何必。

熱門文章
香港人,死在自己手裏 │ 2017年7月21日   
誰為正邪定分界?     │ 2017年7月14日
1億英鎊背後的迷思 │ 2017年7月7日
做人努力為了甚麼? │ 2017年6月30日

Comment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