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揚觀天下】在B Class無聊寫下的文章(陳景揚)

2017年8月11日
陳景揚   景揚觀天下

在B Class無聊寫下的文章
●其實,坐哪個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份尊重。

過去十年,到不同地方實地考試上市公司已經成為了我生活的一部份。難得的是,上週我去了一家上市公司考察,而在五年前,我也考察過這家公司。在這次考察中,我有三個較為特別的感受。首先,要營運一家公司實在不容易,即使你有過人的魄力,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五年前,這家公司處於起步階段,五年後的今天,廠房與生產線等配套已相當完善。五年前,帶我來考察的人、跟我同行的人甚至公司內部的人,五年後的今天已面目全非。五年,說短不短,說長不長,有人熬得過,有人熬不過。五年前投資這家公司,肯定輸到破產;五年後的今天,總算看到一線生機。

經營自己的人生,就像經營一家公司一樣,有人幫助你,有人會害你,有人給你好處,有人佔你便宜。你以為自己堅持一下就會看到明天,又有誰知道要堅持幾個年頭才有出頭天?

第二,在這次考察之中,其中一位出席者是大學剛畢業沒多久、才加入生果報一個多月的記者。他是唸新聞系出身的,出發前都把這家公司的公告看了一片。在考察的過程中,我看到他的熱血、理想、固執與堅持,甚至看到他從幻想中的新聞工作走到禮崩樂壞的真實世界。從他身上,彷彿看到了十年前剛進入生果報的我。

在其中一程飛機上,他跟我說,「我寧願做一個惹人討厭但受人尊重的記者」。層次很高,境界很好。問題是,你要用甚麼方法,才能讓一個女人對你又愛又恨?

點擊率比真相重要

當年畢業後,我只曾將個人履歷寄給兩家報館,一家是生果報,另一家是公信第一報。我跟這位小記者一樣,相信新聞工作者是社會的第四權,相信媒體監督政府,可以申張正義。我不想抵毀現時仍在這個行業工作的朋友,只是想弱弱問一句,有幾多記者朋友可以隨心所欲說出心底話?

很多記者朋友,明知所屬報館本身的立場,明知既定的立場並不容許你擁有個人意志,是甚麼原因讓你繼續留下?生活。很多記者朋友,明知有些財經專欄作家利用其「地盤」去協助庄家散貨,又是甚麼原因讓這些專欄作家留下?click-rate。

聽說太理想的戀愛,總不可接觸;同樣地,聽說太理想的理念,總是不合時宜。

我跟這位小記者說,十年前的我,比你更熱血,比你更真誠,比你更有火,但又怎樣?當你甚麼都不是的時候,即使你說的是神話,別人都會當成是廢話;當你有點名氣了,做出點成績了,即使你說的是廢話,別人都會當成是神話。世界就是這樣子,誰不知道甚麼是真理?重點是,真理出在甚麼人的口裏罷了。

第三,雖然我已離開新聞工作崗位三、四年,但由於過去一般長時間,不少上市公司甚或財經公關公司都是因為我在媒體工作時認識,因此今日即使有甚麼活動,大家仍然將我歸類為大半個媒體人。於我而言,無論金融圈也好,新聞界也好,只要能跟管理層好好溝通,做個實地考察,得到想要的資訊,將我放在哪個界別並不重要。

十年首遇同股不同權

今次考察,我與四位記者以及四位財經演員同行。前者被安排全程乘搭經濟艙,後者則被安排全程乘搭商務艙。出差無非是為考察,坐甚麼艙其實真是小事一樁,重要的是,這種區分出席者的安排,對部份同行人士來說顯得並不尊重。根據安排單位解釋,由於商務艙機位不足,因此未能安排同行記者享受同等待遇。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哈哈。

出差十年,媒體考察團也好,投資者考察團也好,媒體加投資者混合的考察團也好,我從未試過遇到「同股不同權」的情況。無論是由上市公司主辦也好,券商主辦也好,財經公關公司主辦也好,我也從未試過遇到「同股不同權」的情況。今時今日,看來人與人之間的基本尊重,也已經變成不合時宜的奢侈品。

本來,我並不打算將上文的感受寫出來,畢竟人大了,有些話放在心裏就算了。只不過,在回港的旅途中,在商務艙太舒適又太悶,不期然拿起電腦寫呀寫。

咦,怎麼我會坐在商務艙的呢?



  更多精彩文章
你不在乎錢,錢不在乎你 │2017年8月4日
何必、何必、何必 │2017年7月28日
香港人,死在自己手裏 │ 2017年7月21日
誰為正邪定分界? │ 2017年7月14日
1億英鎊背後的迷思 │ 2017年7月7日
做人努力為了甚麼? │ 2017年6月30日

Comments

Popular Posts